在96年前的今天,1923年5月5日(农历1923年3月20日),第一个成为《时代》封面人物的中国人是谁?。 1923年5月5日,在津浦线上疾驶的由浦口开往天津的第二次特别快车车上,乘坐着中外旅客200余人,其中有参加山东黄河宫家坝堤口落成典礼的外国记者和外国旅游者数十人。次日凌晨,当列车行至距离临城站3里的沙沟山时,突然被孙美瑶率领的“山东建国自治军”1000余人所阻截,劫走外国旅客39人,中国旅客71人。除英人纳恩满当场被打死外,其余全部被押往峰县的抱犊崮山麓巢云观圈禁起来。 此次土匪绑票的目的在于,迫使官军停止围剿匪巢和将他们收编为国军。事件发生的当天,日本驱逐舰4艘开到天津港,水兵们登岸游行,抗议人员被劫。北京政府十分恐慌,立即下令惩罚出事地点的沿路军政人员,并命令山东督军田中玉加紧追剿。孙美瑶则传言,如田中玉等胆敢追剿,便立即杀掉被掳去的外国人质。 5月7日至8日,英、美、法、意、比五国公使连续向北京政府提出最严厉的抗议。外国驻京使团议决:(1)列国共同质问临城事件责任;(2)限日放回被绑架人员;(3)保证今后津浦路安全,至必要时,外国联军得采取应急手段。同日,上海美侨电请美国总统迅速营救被掳侨民,在北京的美国驻军要求采取直接行动,美国国防部长也向国务卿建议出兵中国。日本虽无侨民被掳,但日本报纸也鼓吹组织国际联军共管中国铁路。 5月9日,5国公使限北京政府于3日之内救出全体被俘外侨,否则,将每隔24小时加赔钱款若干。由于外国公使坚决主张派人与孙美瑶讲和,北京政府便把一切政务搁在一边,集中全力办理营救外侨之事。为保证被掳外侨的安全,北京政府下令停止进剿,改剿为抚,派人与孙美瑶谈判。 谈判由被劫到抱犊崮山上去的袁世凯女婿杨琪山作牵线人,北京政府特请总统府美籍顾问安迪生为调解人。又电召与孙美瑶的自治军有关系的陈孝全、郭泰胜前来作中介人。经安迪生等人多次上山接洽,从5月15日起,山东督军田中玉、省长熊炳琦、交通总长吴毓麟等与孙美瑶的自卫军代表周大松等,在枣庄中兴煤矿公司开始谈判。 1923年6月12日,临城劫车案谈判双方总算达成了协议。 协议商定:围剿抱犊崮的政府军,一律撤回原地;北京政府答应招编孙美瑶部自卫军3000人,并付款8.5万元。 在协议签订的同时,安迪生以调查人的资格与自治军“老当家”孙桂枝互换了保证书,以示双方的诚意。安迪生在保证书上表示:“愿担保诸弟兄受抚之后,所有以前罪犯由政府一概赦免。受编之后,所有规定饷项由政府按照阶级按月照发。”孙桂枝在保证书上也声明:“从此之后,永远忠心国家,决不作违反军纪及其他有损军人名誉之行为。”互换保证书之当日,孙美瑶便将所掳外侨全部释放。次日,这批侨民安全抵达上海。 按照协议规定,孙美瑶部“山东建国自治军”于6月27日正式改编为“山东新编旅”,归山东政府军第五师节制,孙美瑶为旅长,下辖2个团、6个营,旅部设在枣庄,指定郭里集为其防地。 吴佩孚是第一个成为《时代》封面人物的中国人 评论:千年来的我们国家官兵与土匪草寇之间的捉放曹游戏,从未落幕过。民国版的水浒传啊!